您好,歡迎來到董事會秘書網[咨詢熱線:010-51268840]

咨詢電話:010-51268840

多層次資本市場上市公司 2015 年報實證分析報告

來源:互聯網發布時間:2016-05-16 12:04:14

深交所多層次資本市場 上市公司 2015 年報實證分析報告深交所綜合研究所年報分析課題小組前 言 截至 2016 年 4 月 30 日,深市 1766 家上市公司披露了 2015 年年報或年報數據,其中,主板公司 4

深交所多層次資本市場

上市公司 2015 年報實證分析報告

 

深交所綜合研究所年報分析課題小組


前  言

 

截至 2016 年 4 月 30 日,深市 1766 家上市公司披露了 2015 年年報或年報數據,其中,主板公司 478 家,中小板公司 784 家,創業板公司 504 家。2015 年至今,中小板、創業板 IPO 分別新增 52 家、99 家上市公司,深交所上市公司在新興產業、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群體中的代表性不斷增強,年報數據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過去一年國民經濟運行的情況,折射出我國經濟轉型的過程、方向和正在形成的突破口。
全樣本統計分析顯示:(1)上市公司整體保持增長態勢,業績出現分化;傳統行業持續承壓,轉型倒逼機制進一步顯現;新興產業表現突出,創新驅動戰略取得初步成效;并購重組持續活躍,產業整合、戰略轉型以及國際化特征突出;資本市場促進對外開放與合作,服務區域、城鄉協調發展;積極回報股東,就業人數和員工薪酬雙增長。(2)三個板塊差別化發展格局繼續強化,主板市場化藍籌成為行業龍頭,資本運作助推國企改革;中小板穩步增長助力結構轉型,領軍企業已成規模;創業板服務新興產業和新經濟,凸顯創新、成長特征。(3)經濟下行壓力依然存在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持續深入推進;去庫存、去產能取得一定成效,最終效果還有待進一步觀察;部分行業去杠桿壓力大,融資結構有待進一步優化;少數公司并購風險開始顯現,部分現象需引起注意。

 


一、上市公司總體情況分析


2015 年是“十二五”的收官之年,一方面我國經濟發展面臨多重挑戰,另一方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有序推進,發展新動能加快成長。“創新發展、協調發展、綠色發展、開放發展、共享發展”的理念為上市公司提供了新機遇、新動能和新空間。2015 年,在有利和不利因素同樣顯著且多元化共存的條件下,深市上市公司整體經營狀況良好,但是業績分化的現象也較為明顯,傳統行業面臨較大壓力,倒逼其轉型升級,新興行業則保持了良好的發展勢頭。


(一)整體保持增長態勢,業績出現分化
2015 年,深市上市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 68139.31 億元,同比增長 4.69%,其中主板、中小板和創業板增長率分別為-1.58%、11.32%和 29.03%,板塊間業績分化的現象較為明顯。整體而言,2013 至 2015 年間,深市上市公司營收規模保持穩步增長態勢。以具有可比數據的公司為樣本,三年間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公司平均營業總收入分別增長 14.54%、47.95%和 91.72%,對應的年復合增長率分別為 4.63%、13.95%和 24.23%。 2015 年,深市上市公司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合計 4249.38 億元,同比增長 7.42%,其中主板、中小板和創業板分別增長-0.35%、12.96%和 24.84%。2015年深市 89.01%的公司實現盈利,有 425 家公司凈利潤增長超過 50%公司,比 2014年增加 13 家。

\
從盈利能力看,剔除金融行業,2015 年深市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為 21.50%,連續兩年提升。其中主板、中小板分別為 19.56%、22.27%,較上年小幅上漲;創業板毛利率為 31.10%,與上年相比小幅下降。

 

(二)傳統行業持續承壓,轉型倒逼機制進一步顯現
2015 年,經濟轉型升級時期的特征在上市公司的體現更加明顯,一些傳統行業、產能過剩行業業績持續承壓。例如,2015 年深市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、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整體虧損;非金屬礦物制品業、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、采礦業利潤下滑分別高達 57.70%、36.12%和 31.02%。業績下滑甚至虧損的經營壓力,也倒逼企業通過控投資、去庫存、降杠桿等形式調整應對。
減少固定資產投資,化解產能過剩。據研究分類,2015 年深市非金屬礦物制品業、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、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、造紙和紙制品業、化學纖維制造業、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六個涉及產能過剩的行業,固定資產投資(現金流量表中“購建固定資產、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”,下同),在 2013 年下降 7.16%,2014 年下降 10.34%的基礎上,2015年進一步下降 1.72%。
繼續去庫存,增強企業活力。2015 年深市非金融上市公司存貨占總資產的比例整體下降,由 2014 年末的 21.96%降至 2015 年末的 20.55%。上述六個涉及產能過剩的行業,其存貨占資產的比例從 2012 年的 14.17%逐年連續下降至 2015年末的 10.17%;2015 年這六個行業的存貨總額同比下降了 10.05%,其中在產品總額同比下降 37.98%,產成品總額同比下降 26.76%。對房地產行業而言,由于企業資產規模增長較快,2015 年末房地產的存貨總量較上年增加 15.56%,但存貨在總資產的占比由 2014 年末的 64.23%下降至 2015 年末的 60.33%。
財務去杠桿,緩解債務壓力。2015 年深市非金融上市公司資產負債率 56.61%,較上年下降 0.94 個百分點,已連續兩年下降。其中,2014 年末資產負債率超過50%的一級行業中,電力熱力、建筑業、制造業等行業在 2015 年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,只有采礦和綜合兩個行業有所上升。制造業二級行業中,2014 年末資產負債率高于 50%的行業中,2015 年除紡織、造紙和紙制品和黑色金屬冶煉三個行業外其余行業均有所下降,如石油煉焦、化學原料和化纖制品等行業下降明顯。

 


(三)新興產業表現突出,創新驅動戰略取得初步成效
1. 數字經濟、綠色經濟以及文化產業表現突出

截至 2016 年 4 月 30 日,深市共有戰略性新興產業上市公司 695 家,占公司總數的 39.35%,其中主板、中小板和創業板分別為 86 家、244 家和 365 家,占對應板塊公司總數的 17.99%、31.12%和 72.42%。2015 年,深市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公司整體保持穩定發展,數字經濟表現突出,綠色經濟亮點不少,文化產業連續多年保持較快增長。
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基礎的數字經濟蓬勃發展,2015 年深市 222 家新一代信息技術行業公司營業總收入增長 23.35%,凈利潤增長 12.22%。其中,互聯網行業表現尤為搶眼,相關上市公司營業總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分別達 120.39%和105.66%。
深市共有綠色產業公司 187 家,分布在節能環保(120 家)、新能源(50家)、新能源汽車(17 家)產業。2015 年,受益于扶持政策的逐步細化和不斷加碼,產業的逐步復蘇和環保政策日趨嚴格,深市綠色產業類上市公司整體發展良好,營業總收入增長 9.04%,凈利潤增長 6.09%。其中,新能源汽車行業在 2014年有所增長的基礎上再獲突破,2015 年收入增長 31.13%,凈利潤增長 147.83%。
深市還聚集了一批具有影響力的文化產業公司,2015 年 95 家文化類公司營業總收入增長 23.61%,凈利潤增長 24.21%,均大幅高于深市平均水平,連續三年保持快速成長。
2. 研發投入普遍加大,積極提高創新能力
整體而言,深市上市公司不斷加大研發投入力度,努力實現技術升級、產品升級、服務升級。2015 年,深市已披露年度研發數據上市公司研發投入金額合計 1665.59 億元,平均每家 0.95 億元,較上年增加 10.24%;其中,中小板、創業板分別增長 13.89%和 26.01%。507 家公司研發強度(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例)超過 5%,占公司總數的 28.87%,公司數量占比較上年增加了 3.1 個百分點。153 家公司研發強度超過 10%,37 家超過 20%。
2015 年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上市公司整體研發投入 881.18 億元,較上年增長 19.30%,平均研發強度為 4.73%,超過深市平均水平。上市公司通過持續加大研發投入不斷夯實創新基礎,提升盈利能力。2015 年戰略性新興產業上市公司毛利率為 25.62%,高于深市平均水平。

\

(四)并購重組持續活躍,產業整合、戰略轉型以及國際化特征突出
2015 年,在經濟轉型升級和產業結構調整步伐加快的背景下,并購重組市場化改革持續深入,深市上市公司外延式擴張意愿加強,并購重組規模再創新高。
全年實施完成重大資產重組 252 起,比上年增長 83.94%,并購交易金額 4127.38億元,同比增長 110.17%。其中,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并購交易金額分別增長47.96%、188.85%和 128.24%。分行業看,購買方以計算機、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、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、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最為活躍。并購標的中,廣播影視、互聯網和相關服務、醫藥制造業受到青睞。2015 年深市并購重組出現了一些影響力較大或具有創新性的案例。例如,招商蛇口整體上市是深市首單 B 股轉 A 股的無先例事項,定向增發引入戰略投資和員工持股計劃;溫氏股份吸收合并大華農并在創業板上市。

 

\

\

 

從標的資產與上市公司業務關聯情況看,產業整合型并購重組占主導地位。2015 年深市公司已披露方案的 385 起重大資產重組中,同行業或上下游產業整合型并購占比超過一半。此外,還有一些傳統行業的公司通過并購實現業務轉型或者業務多元化,尋求業務突破,提高抗風險能力。
2015 年深市公司跨境并購日益活躍。以中小板為例,2013 年至 2015 年披露的跨境并購交易分別為 14 起、26 起、40 起,交易金額分別為 80 億元、52 億元、227 億元,2015 年呈現爆發式增長。
部分 VIE 企業及中概股公司通過并購重組進入 A 股市場,深市成為 VIE 企業回歸的重要平臺。例如,分眾傳媒通過借殼七喜控股率先回歸 A 股,公司市值超過千億;巨人網絡借殼世紀游輪,估值 130.9 億元,交易完成后將成為一家以網絡游戲為主的綜合性互聯網公司;完美世界、六間房等企業也陸續通過被深市公司并購的方式回歸 A 股市場。
并購重組對上市公司規模提升的作用明顯。2015 年度完成重組的 252 家深市公司總資產、凈資產、收入較上年增長分別高達 98.29%、94.69%和 43.42%,通過并購實現外延式發展。

 


(五)促進對外開放與合作,服務區域、城鄉協調發展
1.促進對外開放與合作 
深市公司跨境并購活躍,2015 年至今年 3 月深市公司完成跨境并購 32 起,交易金額 202 億元,通過購買資產、股權、技術等引資、引技、引智;努力開拓海外市場,2015 年深市公司中約六成公司有海外收入,其中海外收入占比超過20%的公司有 418 家,占公司總數的 23.67%。此外,深市公司積極參與國家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實施。以中小板為例,不完全統計有 37 家公司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投資或者開展相關業務,主要分布在建筑施工、設備制造、電氣機械等領域,這些公司 2015 年平均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均高于深市平均水平。

2. 服務區域和城鄉平衡發展
深市中小板和創業板來自中西部地區公司為 274 家,其中中部 153 家,西部121 家,占兩個板塊上市公司數的 21.27%。2015 年中部地區上市公司業績出現下降,西部地區上市公司發展勢頭良好,營業總收入增長 7.19%,凈利潤增長30.77%,均明顯高于深市平均水平。
深市上市公司中有 811 家和 187 家分別來自地級和縣級市(按公司總部注冊地計算,不含直轄市和副省級城市的區、縣),合計占深市公司總數的 56.51%。187 家總部設在縣級市的企業中,超過八成在中小板和創業板上市。此外,深市有 54 家涉農類上市公司,2015 年營業總收入小幅上漲 2.31%,凈利潤增長 65.93%。
其中,畜牧業公司受肉類價格上漲的影響,營業總收入增長 26.35%,凈利潤增長 110.40%;受農產品價格的影響,其他涉農公司營業總收入下滑 4.13%,但是由于前期凈利潤降幅較大,2015 年凈利潤增長 34.85%。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發展,對發展縣域經濟、促進區域和城鄉均衡發展的作用逐步顯現。

 


(六)積極回報股東,就業人數和員工薪酬雙增長
1. 現金分紅的意識和力度進一步增強
近年來,深市上市公司現金分紅逐年穩步增加,現金分紅回報股東的意識和力度不斷增強。截至 2016 年 4 月 30 日,深市 1227 家推出現金分紅預案,分紅公司占比 72.68%。涉及分紅金額 1539.73 億元,同比增加 39.40%,分紅金額最高的三個行業分別是金融業、房地產以及計算機、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。
2015 年 1227 家公司平均股利支付率 36.23%,較上年提高 8.31 個百分點。其中,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的平均股利支付率分別為 40.62%、34.13%和 26.71%。剔除虧損公司,239 家公司股利支付率超過 50%;截至 2015 年年報,57.20%的公司連續三年以上分紅。

\
2. 就業人數和員工薪酬雙增長
 2015 年末深市上市公司員工人數 640.35 萬人,其中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分別為 296.10 萬、263.46 萬和 80.80 萬。2015 年深市公司員工人數較上年增長 7.93%,中小板和創業板增加最為明顯,分別增加了 11.42%和 18.47%。2015年,深市公司現金流量表“支付給職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”合計 6239.30 億元,較上年增長 11.72%,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分別增長 5.33%、17.18%和 26.47%。

 

 


二、三個板塊差別化發展格局繼續強化

 


目前深市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分別有 478 家、784 家、504 家上市公司。隨著中小板、創業板公司數量的逐步增加,以及主板公司運用資本市場工具持續整合、優化與發展,三個板塊實現各自市場定位的基礎更加寬厚,差別化特征更加清晰和豐富,差別化發展的格局繼續強化。

 


(一)三個板塊的公司在規模、毛利率等方面繼續呈現階梯狀特征
2015 年,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公司平均資產規模依次為 226.78 億元、60.66億元和 23.00 億元,營業總收入依次為 81.03 億元、30.42 億元和 11.04 億元,凈利潤分別為 4.34 億元、2.00 億元和 1.21 億元。公司資產、營收和利潤的階梯狀分布,反映了各板塊企
業的規模、發展階段和行業等方面的差異。
2015 年,主板、中小板、創業板非金融行業公司平均毛利率分別為 19.56%、22.27%和 31.10%。毛利率在三個板塊長期呈現由低到高依次排列的規律,體現了不同板塊公司的行業分布、企業成長階段以及商業模式等方面的特征。
2015 年底,主板、中小板和創業板非金融行業公司的平均資產負債率依次為 63.73%、49.13%和 35.91%。從絕對指標看各板塊資產負債率差異依然明顯,并且短期內導致差異的微觀基礎仍將存在。

\
(二)主板:市場化藍籌成為行業龍頭,資本運作助推國企改革
2015 年,主板凈利潤排名前 10 位的上市公司合計實現凈利潤 1162 億元,占主板公司總體凈利潤的 56.02%。這 10 家公司多處于銀行、房地產等傳統或支柱型行業以及食品飲料、家電等消費型行業,通過各種創新,在公司規模相對較大的基礎上仍保持較快發展,2015 年平均凈利潤增速達 27.29%。在一些競爭性行業里,一批主板企業實現自我積累與外延擴張的緊密結合,成為市場化藍籌企業。2015 年主板中的萬科、格力電器、美的集團、TCL 集團、中興通訊等五家公司,實現營業總收入過千億,行業地位進一步鞏固。華數傳媒、長安汽車等 112家公司 2013-2015 年凈利潤復合增長率超過 30%。
主板國有企業占比接近 60%,通過并購重組、再融資等多樣化的資本市場工具推進國企改革。2015 年主板共有 81 家國有企業披露重組或再融資方案,45家國有企業完成重組及再融資實施。此外,部分傳統企業通過并購重組實現整合或轉型,2015 年披露的重大資產重組方案中,44.7%為產業整合,28.2%為業務轉型。

 

(三)中小板:穩步增長助力結構轉型,領軍企業已成規模
中小板上市公司作為我國廣大優秀中小企業群體的代表,在踐行國家經濟發展戰略,支持自主創新和轉型升級、促進產業整合和結構優化、保障和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。近 300 家公司的主導產品或服務在國內市場排名第一,在經濟發展中發揮了良好的示范性作用。
中小板的行業覆蓋面不斷擴大,在分布廣泛的競爭行業里吸收和涌現了一批富有特色、帶動效應明顯的領軍企業。2015 年,中小板共有 36 家公司營業總收入超過 100 億元,有 25 家公司凈利潤超過 10 億元。中小板凈利潤前 30 名的公司主要集中在金融、設備制造、醫藥、電子、信息技術等領域,平均實現營業總收入 185.38 億元,同比增長27.49%,平均凈利潤 23.14 億元,同比增長 47.44%。

深市市值排名前 20 的公司中,分眾傳媒、比亞迪、國信證券、海康威視、上海萊士、洋河股份、蘇寧云商、萬達院線 8 家來自中小板。


(四)創業板:服務新興產業和新經濟,凸顯創新、成長特征
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引領下,創業板致力于打造服務創業創新的市場化引擎。創業板公司集中分布于信息技術、環保、新材料、新能源、高端制造、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,其中互聯網、文化傳媒、生物醫藥三個特色較為鮮明的板塊逐漸形成,出現了樂視網、華誼兄弟、智飛生物等代表性企業。創業板中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公司占比 72.42%,居三個板塊之首。2015 年板塊平均研發強度為 4.84 %,其中戰略新興產業公司的平均研發強度達到 5.92%,創業板已經逐步形成創新成長型企業的積聚和示范效應,成為新經濟的晴雨表。 一批創新型企業在競爭中脫穎而出,業績保持快速增長并不斷發展壯大。2015 年創業板有 102 家公司營業總收入同比增速超過 50%,其中 32 家公司超過100%。123家公司凈利潤增長超過50%,40家公司三年凈利潤復合增長率超過50%。凈利潤超過 2 億元的公司 68 家,較上年增加 27 家,其中藍思科技、東方財富、碧水源、網宿科技、匯川技術等已經成為具有較強影響力和創新力的企業。

 


三、問題和趨勢

 

深市匯集了為數眾多、分布廣泛、模式多樣的企業,在產業轉型升級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深入推進時期,能夠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新常態下國民經濟運行的新特點、新問題、新趨勢。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、各項改革措施不斷推進的2015 年,深市上市公司整體上保持了穩定發展,亮點不少,但以下問題也值得關注。

 


(一)經濟下行壓力仍然存在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持續深入推進
在經濟下行壓力的倒逼之下,傳統產業積極謀求轉型升級;在創新驅動發展理念的引領下,創新型企業持續加大創新力度,積極開拓新的增長空間。但是,也應該注意到,鋼鐵、石化、采掘等傳統行業依舊受制于產能過剩、需求疲弱的影響,業績表現不佳;制造業也面臨成本、稅費等上升的壓力;業績較好的戰略性新興產業,其發展的持續性和對宏觀經濟的帶動作用仍有待體現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到了關鍵時期。
剔除金融行業,2015 年深市上市公司的營業總收入增速只有 3.22%,凈利潤下降1.98%,主板公司的凈利潤甚至下滑 14.38%。傳統行業中的采礦業凈利潤連續四年下滑,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、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全行業虧損,這些行業持續面臨產能過剩的困擾。非金融行業上市公司,2015 年現金支付的各項稅費增長率為 8.56%,高于營業總收入和凈利潤的增長速度,稅費仍有可降空間,降成本的改革需要深入推進。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業績雖然優于整體深市公司,但是由于新興產業發展壯大需要一個過程,其對經濟的帶動作用尚未完全顯現,且其內部也逐漸出現分化現象,培育發展新動能將會是一個持續推進的過程。
除此之外,非金融行業上市公司總資產、應收賬款、存貨的周轉率連續 3年持續下降,2015 年深市非金融行業公司總資產、應收賬款和存貨周轉次數較上一年分別下降了 12.57%、14.19%和 8.17%。提高上市公司運營效率、改善上市公司質量同樣需要持續推進。

 

(二)去庫存、去產能取得一定成效,最終效果還有待進一步觀察
經過數年的努力,鋼鐵等前述六類產能過剩行業的存貨占比,從 2012 年的14.17%逐年連續下降至 2015 年末的 10.17%,存貨總量也明顯減少;生產規模和盈利空間也持續被壓縮,行業去庫存、去產能成效初顯。但是也應該注意到,自2015 年末開始,鐵礦石、螺紋鋼的價格持續上漲,在盈利的刺激下,去產能、去庫存的持續性和效果有待進一步觀察。2015 年深市房地產上市公司存貨在總資產中的占比由 2014 年的 64.23%下降至 60.33%,去庫存較為明顯。但是,房地產上市公司的整體規模仍在擴張,存貨總額仍在增加,在房地產行業內部分化加劇、外部呈現結構性行情的復雜環境下,部分公司或地區的去庫存壓力依然較大。

 


(三)部分行業去杠桿壓力大,融資結構有待進一步優化
2015 年深市非金融行業上市公司平均資產負債率為 56.61%,雖然連續兩年下降,但是部分行業的資產負債率仍然處于高位。例如,鋼鐵行業、造紙和紙制品行業、采礦行業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 69.98%、64.53%和 58.35%,較上一年增加了 3.5、1.6 和 2.7 個百分點。在經濟增長放緩、結構調整、動力轉換時期,這些行業的上市公司持續面臨業績下降和去杠桿的雙重壓力。
充分發揮資本市場的直接融資功能,大力發展股權直接融資是有效降低杠桿率的重要手段。2013 至 2015 年間,深市非金融行業上市公司應付債券的余額分別為 2460 億元、2677 億元和 3927 億,占上市公司總負債的比例分別為 4.92%、4.52%和 5.73%,上市公司債券融資增速較快,但在改進企業的債務結構方面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。據 WIND 數據,2015 年深市公司實際股權現金融資金額5138.24 億元,其中 IPO 實際融資 435.14 億元,股權再融資 4703.1 億元。應進一步發揮資本市場的融資功能,提高直接融資比重,既有利于優化金融結構、降低融資成本,也有利于企業去杠桿目標的實現。

 


(四)少數公司并購風險開始顯現,部分現象需引起注意
并購重組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,具有一定的風險。2015 年股票市場經歷了較大的異常波動,上市公司的并購重組受到了高估值、高對價的影響,出現了部分公司終止或暫定并購活動的現象。由于缺乏可靠的估值參考體系,個別上市公司向新興產業的跨界并購也受到了較大影響。
并購重組形成的大額商譽,也給少數上市公司未來業績帶來較大的不確定性。2013 至 2015 年間,深市上市公司的商譽總值分別為 707 億元、1581 億元和 3544億元,2015 年共有 210 家公司的商譽增長幅度超過 100%。隨著并購公司家數的增多以及并購整合的推進,個別公司并購風險顯現,需引起注意。

 


在經濟大環境和其他因素的綜合影響下,2015 年出現了一些公司未能履行業績承諾的現象,甚至有個別公司通過更改承諾的方式逃避責任,對資本市場的誠信建設和投資者的合法權益造成不利影響。
此外,部分公司在業績下滑、經營風險較大的同時,財務報表質量以及會計處理也出現了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,2015 年深市有 51 家被出具非標準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,同比增加了 13 家。其中,個別公司重大會計差錯調整但未能向會計師提供完整的財務資料,無法確定調整的準確性和完整性;有的公司因為大額資產負債項目的真實性、資產減值計提的合理性、費用歸屬期間等問題被出具保留意見或無法表示意見。

糾錯

相關詞搜索:實證多層次分析報告

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